建站知识

Build the knowledge

案例
免费获取策划方案多一份参考,总有益处

建站知识

“变味”的黄太吉,网站客户体验紧要还是营销紧要?

来源:派臣科技|时间:2019-01-05|浏览:

如同雷军所说,小米是一家科技企业,而不是一个只卖手机的厂商。套用起来就是:黄太吉是一家科技企业,而不是一个只卖煎饼的餐饮公司。可是别忘了,网站思路里面还有客户体验这样的基本问题。
盛极一时的“网红”黄太吉,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了。
经黄太吉创始人赫畅确认,目前黄太吉确实关闭了一半的大型工厂店。尚未受到回应的还包含 “多家合作商集体出走或暂停同黄太吉合作”等消息。
自称“传统与网站的分界线,是守旧与革新的分界线”,赫畅放言能够“给黄太吉立个’无字碑’,剩下留给时间去考验。”
显然,黄太吉具备很强的“网站思路”:单品突破后依靠知名度和客户规模迅速多元化扩张、火速转变为行业平台。
如同雷军所说,小米是一家科技企业,而不是一个只卖手机的厂商。套用起来就是:黄太吉是一家科技企业,而不是一个只卖煎饼的餐饮公司。
可是别忘了,网站思路里面还有客户体验这样的基本问题。
煎饼“变味”
组建于2012年,以煎饼果子起家的黄太吉曾经被贴上“网站创业先驱”的标签,有着一份光鲜亮丽的“经历”。
创建伊始,黄太吉就通过微博等网站平台不断制造话题和舆论爆点。“开奔驰送煎饼”、“美女老板娘”等的营销手段一度使其成为社交平台上众津津乐道的话题,激起了顾客的猎奇心理,短期内获取了较大客流量。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黄太吉获取了革新工场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又于2015年8月获取盛景网联、共享投资等机构1.8亿元的B轮融资,并于2016年4月获取饿了么数千万元策略投资,市值一度超过10亿元。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黄太吉的成功紧要是产品有务必特点,服务在当时来讲也是相对照较超前的。但在许多的特点餐饮和整个外卖平台崛起后,它的优点已经不复存在了”。
中国电子商业专家服务中心副主任郭涛则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解析说:“黄太吉是在O2O还对照热的时候拿到了几轮投资,公司的品牌营销也做的对照好。但当前整个O2O能够说是已经到了一个低谷期,黄太吉的成长自然更是艰难。当商务形式瑕疵以支撑整个公司的运作和运营时,大量关店节省成本也就成了必行之策”。
事实上,黄太吉最被质疑的就是产品高端和客户声誉。“东西不好吃”、“服务跟不上”、“东西性价比太低”是许多顾客体验过黄太吉产品后的心得。而在大众点评等平台上,黄太吉的评分很难让人满意。
也就是郭涛所说,黄太吉的知名度太大, 用户期望值和产品本身有落差,盲目追求知名度,声誉和服务没有跟上,注定会是个短命的产品。
“黄太吉联盟”
尝到煎饼成功的甜头后,黄太吉先后组建了“大黄疯”火锅、“牛炖先生”炖菜、“来得及”外卖、“从来”饺子馆、“叫个鸭子”、“一碗冒菜的小幸福”等品牌,但无一可以复制黄太吉的成功。想通过多品牌产生协同效应的初衷似乎与现实不太相符,显得有点叫好不叫座。
赫畅本人将黄太吉的各个品牌小店比作门户网站的各个频道,前端体现出频道化、个性化的特色,后端能够实现资源充分分享。
朱丹蓬则认为,正是品牌策略不清晰、多元化成长项目太多、主营业务不突出,从而造成了整个盈利和经营状况都不理想,才是黄太吉陷入现在窘境的最关键因素。
除了成长多个品牌,黄太吉在外卖平台上也“野心勃勃”。2015年7月,黄太吉宣布转变,表示要打磨成一个“超规模的外卖平台”。
尽管“勇气可嘉”,但黄太吉在外卖平台上的成长也显得不尽人意。有报道显示,外卖行业普通反馈与黄太吉外卖平台合作成本过高,仅半年时间合作品牌就陆续出走。黄太吉中央厨房据称也已关了一半。
据悉,黄太吉外卖每单的抽成比例达到了40%—50%,商户还需要自行对C端消费者实行补贴。与之产生鲜明对照的是,美团外卖、饿了么等平台对“大 用户”每单的抽成比例控制在15%—30%,还会联合商家对C端消费者实行补贴。
对此,郭涛认为,外卖平台已经产生了饿了么和美团(百度外卖)双寡头时代,其他平台难以有所成长,黄太吉其实是把自己拖入了外卖“红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网站研讨中心首席研讨员李易则告诉本刊记者,“网站产品,本质应当是产品,网站只是思路,黄太吉做的是舌尖上的生意,最后落脚点肯定都应当是东西好不好吃、服务好不好、店面整洁不整洁等的产品信息上。从这点来讲,黄太吉的营销很成功,但泡沫有点偏大。”
也有评论指出,在注重种种模式扩张、多样化的同时,黄太吉的“内功”显然还要提高——相比麦当劳员工每人每小时5单的业务量,黄太吉员工只能做到每人每小时0.7单,消费者体验极差。
正路何在
在扭转拯救黄太吉目前成长的颓势上,有评论称赫畅目前已经“换个姿势讲故事”,将紧要精力转出到后来创建的连接餐饮创业者和供应链的社群“九州会”上了,并称“九州会”为新的孵化器。
对此,赫畅回应,创建“九州会”只是作为股东和投资人提供必要的帮助和支持,并称建设“九州会”的宗旨为“帮助更多餐饮创业者修复经营当中的问题,获取信息和知识的累积,获得更好产品及服务商的对接,加速这些创业者的经营效率和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配置效率”。
在朱丹蓬看来,“‘九州会’其实是黄太吉想在业内扩大整个品牌,并实行有些众筹的形式,但在黄太吉当前的资本状况和大家对众筹形式相对不认同的情形下,整个‘九州会’并没有太多的亮点,也没有更多的盈利标杆,对黄太吉来讲绝对是减分的。”
李易认为,对于现在黄太吉的状况,回归本质、专注产品本质、注重公司声誉,想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才是改变当下情形的必行之策。
郭涛对黄太吉未来的成长则持相对悲观的态度。他认为,目前对黄太吉来说情形并不容乐观,唯一的机遇也许是引入“餐饮机器人”等观念,抓住人工智能热点继续炒作“噱头”吸引投资,用新的元素可能会吸引一部分顾客,但从长远来看还是要关注产品性价比、质量、服务等的原因。
对于黄太吉,赫畅本人显然是引以为傲并信心满满的。他在此前发布的公开信中称,正由于黄太吉是分界线,所以“是非功过都要被拿着放大镜去考验”。他相信“黄太吉不会死,由于她被这个时代创作,更由于她属于这个时代”。
但朱丹蓬仍坚持,未来黄太吉的成长首先需要重新调整成长策略和形式,突出主营业务,清晰公司的盈利形式和运作形式,此外还需要回归到整个产品的质量和服务上来。

留言

返回顶部

君
派臣子站:重庆网站公司重庆网站建设重庆做网站重庆网站设计重庆网站制作重庆建网站重庆建站重庆网页制作重庆网页设计重庆网站开发重庆网站建设公司重庆网页设计公司重庆建站公司重庆建网站公司重庆网站制作公司重庆网页制作公司重庆做网站公司重庆网站设计公司重庆网站开发公司